Plasma Studio是一个领先的新兴建筑和设计实践事务所,以全球范围的眼界,紧密的从事着规模广泛、类型多样的实践,包括:包括城市规划、建筑、景观、酒店、独立住宅、家具设计及文化项目。

从1999到2002年,在伦敦,从一些小尺度但充满挑战的翻新项目开始实践,创始合伙人Eva Castro和Holger Kehne陆续在意大利Dolomites完成了各种新建筑,也正是在这个地方,2002年他们与合作伙伴 Ulla Hell成立了一间事务所。 结合当地材料,通过数字化的设计和制造工艺复杂的几何形体,工作室探索并发展出一种新的地域性设计语言来与景观对话。

在2003到2005年间,Plasma与多位著名建筑师和设计师一起工作,设计了马德里Puerta America酒店的一层。Plasma设计的这其中一层是16层针对不同需要而设计的楼层中最具挑战性的设计之一,该项设计被广泛发表在各大刊物。

最近Plasma在中国参与了几个大型综合体的项目,设计了拥有37公顷和1.2万平方米建筑的西安国际园艺博览会。该项目目前已建成,并在2011年向每天约20万人次开放,这使Plasma得以实现了一个全面综合的可持续发展愿景。

Plasma于2002年赢得了BD/ Corus的青年建筑师年奖和热浸镀锌奖,2007年新一代建筑师奖, 2008年的Contract World奖。此外Plasma被《Architecture Record》选为2004年的设计先锋和2007年的建筑非凡涌现。此外,Plasma实践的工作也已被广泛发表:例如Phaidon的《 10x10_2》和《Atlas of 21st Century Architecture》,Taschen的《Architecture Now》,《Architectural Review》,《A+U》,《Abitare》,《Architektur Aktuell》,《Icon》,《Mark》,《Wallpaper》,《the New York Times》,《the Financial Times》,《El Pais》等等。

Plasma Studio也参与了许多国际展览,并会为每一个展览量身打造特别的装置。最重要的几个展览是:2010年德国柏林Architekturzentrum个展;2003伦敦Emerson Studios 的Crumple Zone;2004年墨西哥米却肯州,莫雷利亚 Fluxo Rosa文化局展览;2005年伦敦建筑联盟学院(AA) Transpositional实践个展; 2006年芝加哥的“扩展画廊”3G开幕典礼装置;罗马建筑艺术馆个展‘come se’等。

设计方法

通过本质上是政治工具(并非象征性的方式,而是社会地,物理地)的空间形式和组织,我们努力设计建筑,以真实反映和容纳当代社会生​​活的​​模式,并给日益矛盾、无处不在的雾化社会生活提供了各种机会和品质。

我们大部分的项目都在质疑政治空间领域之间的界限,比如公共和私人领域。我们正在探索一些方法,可以将不同的元素在形式上和功能上统一成一个有机的整体。通过灵活地安排空间及其内部活动,我们根据具体要求推敲而得到最终形式,并表达其被赋予特征的各个方面。切断对(包容的)历史的、语言的、文化的或智慧的知识的依赖,对于物理空间和短暂效果事件的安排成为我们与全球化和差异化世界的“社交语言”。建筑可以而且应当被体验和解读为纯物理学和现象学的体验 – 解放的,综合的,积极的体验。

界限重置

目前的规划法规将城市剖断成许多独立的工作、生活和休闲领域,并保护着房地产。他们通过对类型界限僵化的定义,把建筑推销为一种排外的模式;对于气候的内外过滤分隔,成为了与社会断开的装置。

这种对于拼贴和补缀的使用,成为了空间生产的主要模式,产生着差异与隔阂,在我们的环境中制造出一系列被限制的岛屿。通过对大范围的网络和流程的集合,我们希望将单体与大环境相交织。

这包括重新定义和重新连接不同的空间和社会状态, 例如内部与外部,公共领域与私密领域。通过逾越思维模式,场地边界和周期的限制可以形成并发挥新的与众不同的社会互动。

价值转移

由于影响因素的模糊和淡化,且另一方面,可能性成指数 地增长,传统的空间设计和生产方法已无法再被依赖用于创造真实和有意义的环境。这一点可以从大多数新建筑物和其他作为商品交换的当代构筑物上看出,它们与实际生活、精神和以人为本的宗旨格格不入。

留下的与文化相关的建筑,正处于一种被媒体和后现代文化评估模式极端化为类型甚至品牌的危险中。如此被消费和生产的建筑项目,只能在两个相对方向之一转移或延伸其给定的条件,却无法宏观地质疑所有方向的问题。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些建筑成为图案式的标志、无意义的母题和市场力量及媒体文化的载体。

我们不仅仅是去避免图案化的标志,图象或其他语义上的沟通模式,而是尝试相反的方法:通过抽象,形态变化和材料的创新使用,试图创造人们并不熟悉的氛围(新的,不寻常的,奇异的,等等)。开始以抽象形式出现的事物,通过积极的空间体验和空间探索,成为大背景的一部分。

这种对空间现象学轮廓的抽象,讨论着其内在准则与期望和实际空间政治与社会条件之间的关系。柏格森在他的大作“物质与记忆”中,描述了这个归纳以及对空间体验与记忆做出反映的过程。他把记忆描述为一种对于过度复杂和密集的现实的过滤。从柏格森出发,德勒兹(在“电影2 – 时间-影像中)在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中表达了这样一个状态:环境,完全没有可识别标志的空白环境,将主角运送达到一个无需鉴别的纯粹的存在体验中。

展开的可能性

大多数的设计挑战,开始于现有的与基础功能规则相协调的大环境背景。经济,实用,​​以及人体工程学等因素给我们的建筑环境外观和性能很好的理由。然而,在许多情况下,一个具体的、有意义的、高品质的内在潜力却被一个司空见惯的方案扫地出门。

我们的项目寻求扩大这种无处不在的理性秩序系统。他们自身的优势(在人体尺度上,例如清晰度和多功能性方面)被资本化,并在设计过程中成为建模的工具。所以,我们的设计从这些给定的框架展开,通过多重环境条件、社会条件和知识条件的密切影响,获得几何形状。